凌晨四点上天台抽烟。
火光中,
恍惚看见自己那年夏天,
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下笑得灿若桃花。
手一颤,
睫毛突然就被露水打湿了。

你给我的曲子早已化在风里,
我们消失在天平两端,
你不跳,我不笑,
再无可念!
我们用情不专却又天性贫乏。